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天津:渔民老孙“上岸”后的幸福生活

新闻

荣膺“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称号!新日知识产权综合实力获国家级认可 荣膺“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称号!新日知识产权综...

11月13日,2023年度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和示范企业评定结果出炉。经江苏省知识产权局推荐,凭借突出优...

  • 五千医师同心见证知感冒防流感公益行大连启动

    感冒和流感是最常见的呼吸道急性感染性疾病,每年都有季节性流行。后疫情时代,面临新冠病毒感染和流感的双重压力,呼吸道急性感染性疾病受到全社会更广泛的关注。 近日,2023-2024年度知感冒防流感全民科普公...

  • 2022年天津河湖管护情况群众满意度大幅提升

    2022年,天津市水务局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人民群众对河湖水环境的满意度作为检验工作的根本标准,把社会监督工作作为“迎盛会、铸忠诚、强担当、创业绩”主题学习宣传教育实践活动工作的具体抓手和学习...

  • 天津信用平台网站连续两年入围全国观摩会总观摩

    新年伊始,连续举办六年的信用盛会——2022年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信用门户网站和全国中小企业融资综合信用服务平台建设观摩会总观摩如约而至。近日,全国各省市通过视频会议共聚云端,观看聆听了包括天津在内的6...

天津:渔民老孙“上岸”后的幸福生活

发布时间:2022/04/07 新闻 浏览:4437

“啥叫‘一步登天’?现在我们两口子算是做到了,真的就跟做梦一样!”北辰区盛庭豪景小区里一套120平方米的三室两厅,是65岁的孙立柱和妻子穆鹏的新家。
“房子装修好的那天,我俩来看房,一看就不想走了。他跟我说‘咱今天就住下了’,我说没家具咋住?看着只有工人干活时留下的两个小马扎,他说‘就算是在这上面坐一宿,我也愿意’。的确是怕了,再也不想回到原来那个‘窝棚’。”快人快语的穆大姐看着老伴儿,回忆起两人第一天“搬”进新房时的情景。坐在一旁的老孙,跟着边听边笑。笑着笑着,两人的眼角满是泪花。
泪花中,饱含着曾经蜗居生活的辛酸,更多的是为如今的幸福生活喜极而泣。
作为家族中的第五代渔民,出生在渔船上的老孙从懂事那天起,便与水为伴。位于子牙河北岸、与天津西站仅一河之隔的郭家菜园渔民村,是他曾经的家。
100多年前,老孙的高祖父成为这里的首批渔民。从此,老孙家在渔村扎了根。小时候靠着跟父母捡砖头,一家人在河边盖起了十几平方米的小平房。随着渔村人口的增加,房子也越搭越多。到最后,384米长的堤坝上,住了563户人家。
40年前,年轻漂亮、又有学历的穆大姐为了爱情,不顾家人的反对嫁到渔村,成为少数的“外来媳妇”。嫁过来之后,才真正体会到这里的环境到底有多糟。“吃喝都在河里,垃圾也是直接倒进河里,冬天像冰窖,夏天不敢开窗。”最让穆大姐受不了的,是渔村所有居民共用一个旱厕,各种安全隐患更不用说。
“但凡有点儿办法的,都搬走了……”一双儿女陆续降生,家里的环境却没有任何变化。日子一天天过,长久蜗居于此的生活,在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同时,剩下的只有一声声无奈的叹息。
2011年,升级改造后的天津西站投入使用。看着河对岸的高楼大厦,身在棚户区的穆大姐心里酸酸的,她从未如此渴望搬家,梦想着一家人从小平房搬进漂亮的楼房。
7年后,穆大姐终于等来了圆梦的一刻。
2018年6月21日,有着130年历史的老渔村正式启动搬迁工作。全区抽调100多名干部,千方百计筹措4亿元资金;补偿款不够的,托底保障38平方米住房一套;需要周转房的,孩子因搬迁转学的,行动不便的……对于居民的难,都有解决的招儿。一项项行之有效、细之又细,让人倍感温暖的拆迁举措背后,是红桥区委、区政府“以人民为中心”的坚定决心。
“我们需要的,区委、区政府都替我们想到了。没有了后顾之忧,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仅用13天,渔村完成了搬迁。
由于常年患有偏瘫,行动不便,老孙93岁的老母亲孙大娘,成为最后一个搬出渔村的居民。当老孙和妹妹与社区干部一起把老母亲抬出那间低矮、逼仄的老屋时,孙大娘抹着眼泪,念叨着:“窝了一辈子,没想到还能活着搬出渔村,我打心眼儿里感谢共产党!”
就这样,老孙一家成功“上岸”。兄弟姐妹4人各自有了“新家”,孙大娘也在有生之年住上了盼了一辈子的楼房。那一天,穆大姐有感而发,作了一首诗,发在了微信朋友圈:“百年渔村风飘摇,历经沧桑苦乐伴。铮铮公仆秉民意,安居乐业圆梦时。党爱人民民拥党,蓝天鹏志再飞翔。和谐社会一家亲,祖国繁荣更富强!”
曾经的百年渔村,如今已经变成一座绿色的生态公园。没事时,老孙喜欢约上以前的老邻居去公园,坐在保留下来的渔村老树下聊聊天,回忆过去。不过大家说得最多的,还是现在生活的“甜”。
另一边,穆大姐也有了新“追求”:拆迁过后,她便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现在的她,已成为一名入党积极分子。
2年前,孙大娘因病离开了。让老孙欣慰的是,母亲走后,兄弟姐妹们的感情依旧。渔村没了,亲情、友情都还在。“这些年,媳妇儿跟着我受苦了。接下来的日子,我就想好好陪着她,两个人一起慢慢变老。”老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