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天津静海区中旺镇曾家河村:赋能古村换新颜

新闻

荣膺“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称号!新日知识产权综合实力获国家级认可 荣膺“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称号!新日知识产权综...

11月13日,2023年度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和示范企业评定结果出炉。经江苏省知识产权局推荐,凭借突出优...

  • 五千医师同心见证知感冒防流感公益行大连启动

    感冒和流感是最常见的呼吸道急性感染性疾病,每年都有季节性流行。后疫情时代,面临新冠病毒感染和流感的双重压力,呼吸道急性感染性疾病受到全社会更广泛的关注。 近日,2023-2024年度知感冒防流感全民科普公...

  • 2022年天津河湖管护情况群众满意度大幅提升

    2022年,天津市水务局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人民群众对河湖水环境的满意度作为检验工作的根本标准,把社会监督工作作为“迎盛会、铸忠诚、强担当、创业绩”主题学习宣传教育实践活动工作的具体抓手和学习...

  • 天津信用平台网站连续两年入围全国观摩会总观摩

    新年伊始,连续举办六年的信用盛会——2022年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信用门户网站和全国中小企业融资综合信用服务平台建设观摩会总观摩如约而至。近日,全国各省市通过视频会议共聚云端,观看聆听了包括天津在内的6...

天津静海区中旺镇曾家河村:赋能古村换新颜

发布时间:2022/07/20 新闻 浏览:152

盛夏驱车奔静海区中旺镇曾家河村,不见羊肠小路,没有蜿蜒曲折,这个西边紧挨河北省青县、南走7公里又到天津边界的“边远村”,条条大道,四通八达。
当了16年村支书的姚洪山,和来了两年的农村专职党务工作者张福元,同记者边走边唠。在村里走着走着,大喇叭突然广播了,细听预报有雨,头扎围巾的大婶加快蹬起三轮车,氤氲着农家气息的曾家河村那么生动,那么活泼。
曾家河,顾名思义像和“曾家”有关,但事实是,村里并无“曾”姓。
村北大片晾晒场10多年前改建了菜园,“你们要早来一个月,满菜畦大蒜,现在蒜收了,活儿不多。”村干部跟记者下了地,遇到两名老农正忙活,一名叫姚恩巨,一名叫姚恩升,年纪都是80多岁。
同姓姚,同带“恩”,兄弟?亲戚?
“我们这村的人,现在连带外地的,记录在家谱上的男性2000多人,从我这辈往上捋八辈,都是一位先人姓姚名晊的后代。”姚洪山拿着厚厚一本《姚氏家谱》解释,村里除几户外姓和嫁进来的媳妇姓氏各异外,100多户人家都姓姚。直到现在,这“一大家”仍论“字”排辈,单听名就知对方是哪辈人。
姚洪山属“家”字辈,那为何不叫姚家山?“到‘家’字辈,人口多了,总重名才用上‘洪’字。上一辈,重不了名,都叫姚恩什么,再上一辈都叫姚国什么。一辈辈排,现在最小的是‘城’字辈,第十二辈。”
村干部讲,姚氏先人因在明朝立下赫赫战功,十一代受封世袭,此地原为姚氏三世祖姚升受封的“庄园”,姚晊自清康熙年间由河北省青县迁徙而来。来之初,见西北约500米地势低洼处,群鱼水中游曳,百鸟上空盘旋,景色秀丽壮观,故取此处“曾口”名之“曾”字,命村名“曾家河”。
渐渐地,有着悠久历史的曾家河村却茫然了──“困难村,困到几乎没一条像样路。”
“小胡同,不点儿宽,这有块空地,从这儿绕,往前堵住了,再找块地,曲里拐弯绕出去。”58岁的孙家香当初从外村嫁来时极度“水土不服”,晴天找路,雨天找不到路,外出出不去,屋里也待不住,“外头大下,屋里小下。土坯房,雨大就漏。”
74岁的姚家锋也记忆深刻,“自家买来砖,门口垫段道。嚯,不得了,拄拐的都来瞧热闹,说,‘家锋垫了趟道啊,俺们看看来’。”
曾家河村人做梦都想趟出条路。20年前,村里动员几家小厂和“能耐人”凑了些钱,打算修道。可买了砖,打了地基,“钱兜”却见了底。剩下铺砖活儿,只好你修你家前头的,他砌他家旁边的。就这样“共建”一年多,顺出来三四米宽三条道。
“出路”,还是太窄了。
姚洪山“当家”后,连烧“几把火”为村庄发展探路:辟菜地、开园子,辟来村民“菜篮子”;栽树,攒点钱栽几棵,再攒点再栽点……但光靠“攒钱干事”太难,村里买除草剂都琢磨半天,甭提修大路了。
2017年,天津启动新一轮结对帮扶困难村工作。转年,市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派干部进驻曾家河村,带来了当地人心心念念的“大路”规划。
按规划要拆的土坯房里,有10间住着姚家锋的二老,“人家说‘你那房得扒,扒了搞建设、修大路’。我说‘赶紧扒’。”家里哥儿6个,姚家峰老大,他二话没说把二老接回家,“为啥同意扒?上边说啥我信啥。事实证明了,瞧瞧现在门外头,多敞亮漂亮,个人花多少钱都买不来!”
也有不少心里没底的,“修大路,知道为大伙儿好,我非常拥护啊,可扒了啥政策呀?”
“政策肯定用足,个人吃不了亏。现在帮扶组在这儿,曾家河村先干起来,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再想干都没有资金干了。”
姚洪山带着村“两委”白天黑夜挨家挨户磨破嘴皮子劝,急得头发直往下掉。他们盼着把一个有“出路”的曾家河村交给后来人。
当梦想照进现实,曾家河村抓住了这束光──道路“绿化、亮化、硬化”工程如期完工。
“后来人”也来了。去年3月村里换届,名校研究生毕业的张福元成为村支委委员、村委委员。
按“家”来说,“姚家”太大;可按村来说,曾家河村又太小。常住的仅200多人,“养不活”一个小卖部。“小卖部原先有,赚不来钱不干了,咱有心扶一个也没扶起来,”姚洪山感叹,过去油盐酱醋缺了,村民都得出村买。
2021年年底,在张福元的提议下,村“两委”与两家电商平台对接,在中心大厅设立了货品自提点,一般蔬菜类前一天下单,耽误不了转天中午做饭。这在城区司空见惯,在小村却是“破天荒头一件”。村民普遍叫好,“即便没有智能手机的,儿女下单,买了后直接送咱村,‘爹娘取去吧’,多方便!”
采访结束,离开村庄时,天下起雨,“老支书”的话再度在耳畔响起,“咱这地属黏土地,你看这土,黏脚黏得嘎嘎的,干了梆梆硬,蓄水越大,庄稼越好。”
2022年,又是好收成吧!